【阅读美文·分享心情·感悟人生·www.mwenting.com】
当前位置: > 主题美文 > 感恩美文 > 正文

狭义狐仙报恩泽(七) 王双贵 注:曾用笔名王茂生.茂茂芝麻和茂

菲律宾申博娱乐作者:茂茂芝麻 [我的文集]
来源:美文亭 时间:2019-01-24 14:38 阅读:49次   我要投稿   作品点评

狭义狐仙报恩泽(七)
王双贵
注:曾用笔名王茂生.茂茂芝麻和茂茂更茂盛。
再说送走了常龙母子以后,天还没有放亮,那张弘生把白灵紧紧抱在怀中,疯狂地低下头又摸又吻,白灵起先还半推半就的反抗,后来想想自己早晚也是他的人,还是别让他忍着了,万一憋出来一个好歹,自己还不心疼死才怪,也就不再反抗了……人就是这么个怪东西,有一就想有二,张弘生见白灵不再反抗,于是就得寸进尺,连哄带劝,上下动手,白灵乃是狐仙之体,狐类本来就性欲望盛,哪里还经得起浴火难耐的张大公子挚烈的挑逗,更何况张弘生本来就是自己的意中之人,只感觉自己遍身通体都火烫起来,被堵的樱口发出哼哼唧唧的呻吟声,那张云生也正是少年方刚,香体满怀,两只手在白灵衣裙里上下游动,再听到白灵的呻吟声早已按耐不住,抱起白灵回到床上,成就了天就的好事。
天刚刚放亮,初经人道的白灵醒来,脸上春意未消,羞红满面地把张大公子那只还不老实的猪手从自己的苏胸上拿开,温柔地拍了拍张弘生的肩膀,唤他起床,那张弘生经半宿的劳累,还睡得跟死猪一样,那熟睡的脸上,还挂着不正经的邪笑。白灵连声喊他要起床了,那甜梦正香的张弘生才不似不由得醒来。两人起身洗漱完毕,唤来小二要了一些早点,简单吃了点,张弘生就要拉白灵,一起去街上看皇榜,白灵拒绝他说道:“公子放心的去罢,此去定有贵人相助,为妻不便露面。”张弘生一听白灵自称为妻,立刻感到自己心花怒放,再看白灵那倾国倾城的容貌,嘴里嗯了一声,心道,不去也好,自己的娘子长得这么美,让别人看了再惦记了去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。
那张弘生出门北行,来到皇城外面,这里有好多考生早已在此等候。张弘生来了不久,皇宫大门敞开了,从里面出来两队校尉,两队校尉中间有一太监,双手托一黄色布绢,来到皇宫一高墙处,把手里布绢挂在早已钉好的钉子上,然后扯着公鸡嗓子宣道:“奉皇上口谕,前三甲中出者随洒家一起进宫面圣??!”众考生跪下齐呼万岁、万岁、万万岁!起身看向皇榜,张弘生早已在白灵处知道自己是三甲第一名,也没有其他高中之人那么激动。看皇榜的众考生,高中的手舞足蹈,掩不住的喜悦,不中的,无精打采,摇头叹息……
张弘生和另外两名前三甲中出的考生,随那太监进到皇宫以后,太监先领他们到知事房换好了朝服,来到金銮殿门外,那带路的太监报喊一声,奴才带新科状元,榜眼、探花三位大人晋见皇上,里面传出一位同样扯着公鸡嗓子拉着声音站殿太监的回话,皇上有旨,宣三位大人晋见。张弘生三人进得大殿,不敢抬头观望,躬身来到御阶前面跪下三呼万岁、万岁、万万岁,御阶上方传来一中年男子声音,三位爱卿抬头平身,三人抬头站起,只看到那金銮殿上,文东、武西站列两旁,檀木御阶上方的龙椅上面端坐一人,头戴盘龙紫金冠,后面两片镂空黄金冠翅分列冲天,冠中镶一鸽卵大的夜明珠,虽然是白天仍然光灿闪闪,身着金线纹绣九龙的皇袍,脸如古玉,两眉插鬓,丹凤眼炯炯有神,狮子鼻,阔海口,三缕黑须飘洒胸前,不怒自威。宋天子端坐在龙椅之上,向下细看,这三人个个气宇非凡,人中的龙凤,尤其中间着状元蟒袍的张弘生,一表的人才,满脸的正气,那宋仁宗本就喜爱人才,看到三人不凡的外貌大喜,口吐龙言道:“榜眼、探花两位爱卿近前听封,高中探花的官居五品,礼部调遣,高中榜眼的官居四品,河南某府任职知府,两人各赐黄金五百两,白银万两,绸缎三百匹,各赐府邸一座。”榜眼、探花两人叩谢皇恩退下。封完了榜眼探花,宋仁宗又道:“新科状元张弘生近前听封”张弘生听了急忙上前一步跪下等候皇上宣封。宋仁宗宣道:“朕封你官居三品、代天巡守北方八府、巡按按察御史,并赐你尚方宝剑一把,有先斩后奏之权,命工部在你家乡为你建造府邸一座,赐你黄金千两,白银五万两,绸缎千匹、赐你两名五品马步将军为站殿指挥,并赐你空旨两卷,都指挥之职人选你可自行封赏,兵勇五百名,衙差五百名,再赐你十二面铜锣开道,夸街三日吏部领印上任去吧。”
张弘生刚要谢主隆恩,文班走出一人,不是别人,正是当朝太师潘仁美,那潘太师上前躬身言道:“老臣有奏,”宋仁宗一看说道:“潘爱卿有何要奏?”那潘太师奏道:“北方八府,是为我朝要地,金国多有图谋虎视眈眈,新科状元毕竟年轻,还望吾皇三思!”潘太师话语刚落,文班再出一臣,那文臣躬身言道:“皇上,老臣也有本奏!”宋天子又道:“王老爱卿你有何本奏?”那文臣正是当朝丞相王延玲,只见王老丞相跪倒奏道:“潘太师所奏差异,小甘罗十二岁可当宰相,难道我朝比不得前朝,再有状元公文采出众,对于治国颇有才华,这样的国家栋梁之才怎能埋没,望万岁慧眼定夺!”那潘仁美一听又强言奏道:“新科状元文采虽然出众,但毕竟年轻,如果出错,那个敢保!”老相爷看潘太师强词夺理,扭头看向张弘生言道:“状元公可愿拜老夫为师吗?”张弘生跪在御阶之前,正愣在哪里看两位朝中重臣为自己的争论,忽闻老相爷问他,也知道老相爷在帮他,老相爷德高望重,官誉清廉,能拜在老相爷门下也不亏了他。便马上回道:“学生愿拜老相爷为师!”张弘生朝皇上拜了三拜,然后起身来到老相爷身前行了师徒大礼。老相爷哈哈大笑,然后躬身朝宋仁宗跪施一礼说道:“陛下,根据我朝律法,在朝为官者门生出错,师与之同罪,这个保人我当了!”那潘老太师见事已如此,知道再怎么力争,也无法改变,于是就顺着台阶下来说道:“既然有王相爷担保,老臣无话可说!”潘太师说完,朝皇上一揖退回班内。宋仁宗又道:“众卿家还有何人要奏?”文武群臣无人出班,宋天子看无人奏本,宣道:“既然众爱卿无本要奏,就退朝吧。”宋仁宗宣完起身回宫,众朝臣躬身齐声高呼:“恭送皇上!”说完,老相爷手拉张弘生一同走下金銮宝殿,并邀张弘生有空到相府一叙。
张弘生下得殿来,早有皇上御赐兵勇衙差殿下等候,坐上八抬大轿就要回到状元楼。此时,那状元楼早得到了消息,燃鞭放炮,庆贺本店住宿生员高中状元,张弘生封上十两银子交给店老板分给下人权做茶钱。张弘生骑着高头大马,十二面铜锣在前面开道沿汴梁皇城主要街道夸官三日不谈,三日夸官过后,张弘生来到相爷府邸,要和王老丞相叙别,老丞相和张弘生在书房谈了半宿,张弘生受益颇丰,也把老丞相的嘱咐牢牢的记在了心里,便辞别了老相爷上任去了。
一出汴梁城北门外,前面早有五百兵勇等候开道,后面的五百衙差执行垫后,张弘生就打坐在蓝色篷布的马车之内,大队人马浩浩荡荡离开京城,一路向北上任而去不在话下。当他们一项人马来到十里长亭,白灵和常龙母子早已在这里等候,白灵见人马过来,揽下一众人马,并言道:“告诉你家按察使,就说少夫人等候多时。张弘生得知白灵到此,急忙下车迎接,夫妻几日不见甚是思念,那常龙近前行礼道:“常龙拜见按察使大人。”张弘生忙道:“常将军免礼,免礼。”常龙听到张弘生称他为常将军很是不解……刚要发问,又听张弘生高声说道:“常龙接旨:”那常龙一愣没有回过神来,白灵在一旁赶忙提醒说道:“常壮士还不快快跪下接旨:”常龙这才恍然大吾:公子这是给自己某了一个职位,急忙跪下口言:“万岁、万岁,万万岁……”张弘生宣道:“奉天承运,皇帝诏曰,封常龙为五品站殿都指挥,专门听随按察御史调遣!”常龙高呼,谢主隆恩,双手接过张弘生递过来的圣旨,揣在怀内,然后上前再谢张弘生的知遇之恩,五品的将军,那可是和知府同级,常龙怎么也没有想到傍上张弘生会有这么大的好处。常龙换了将军官服,常母黄氏坐在后面的马车上,另有两位丫鬟服伺,老太太那个美得连嘴巴都合不拢了,白灵和张弘生同乘一车,至于上了车以后,在车里干了什么,那谁能知道的呢。
大队人马一路晓行夜宿,这日行到一村庄,正是那张弘生赶考时路上借宿之地,不由得感慨万,想那雷二已经丧命,刘氏虽然淫荡,倒没有加害于自己,也就不想再追究什么了。突然听到前面有吵闹声起,拉开车帘询问护在一旁的常龙,常将军前方吵闹所为何事?那常龙道:“回大人,有人拦路喊冤。”张弘生看看一旁的白灵,白灵道:“不要看我,你是父母官,该怎么做就怎么做。”张弘生从车窗里探出头来。对常龙言道:“唤那喊冤之人近前问话……”然后张弘生下了马车,早有随行衙差从后面辎重车上抬来一张桌子,一把椅子,张弘生落座以后,衙差分列两旁。拦路喊冤之人上前跪下,口称大人给小民做主。张弘生言道:“下跪之人抬起头来,那下跪之人言道;“小民不敢。”张弘生再道:“赦你无罪,抬起头来。”那下跪之人颤颤抖抖抬起头,只看到是一位六旬老者,张弘生忙让衙差搀扶起老翁,然后说道:“老人家站起说话,一切由本御史替你做主”。那老人家静了一下心情,便一一道来冤情。
小人姓詹名娄福,内人田氏,有一独子詹娄顺,原在东京汴梁经营山货买卖,不小心得罪了太师家的阿三,为怕报复便举家搬迁,远离东京汴梁,辗转来到靖海岩镇购地安家,拾得起贩卖山货的本行,生意虽然大不如从前,但维持一家花销还是多少有余,何况以前积蓄颇多。前几日接到一单生意,自己就和儿子娄顺一起前去送货,路经黄牛山,山上下来一伙强人,领头之人姓阿单名一个权字,那阿权从小不干好事,偷鸡摸狗,祸害乡邻,长大以后聚起了本地一些地痞百上号人落草为寇,站黄牛山为王,见我家商队经过,便下山抢劫。小民之子詹娄顺也有些武艺,就和阿权打斗起来,可那阿权不是犬子的对手,就从怀里掏出来一面古镜,照向犬子,犬子“哎呀”一声摔下战马不省人事,小民一看儿子落败,急忙吩咐家丁抢回娄顺,弃货落荒而逃,那阿权也不追赶,和众喽?压着抢去的货物收兵回山了。小民和众家丁带着娄顺逃到一土地庙前,见无人追赶,就进庙安顿,此时娄顺已半死不活很是危险,两日之后我儿呼吸微弱,命在旦夕。我一气之下,让家丁看护好犬子,我独自一人去附近的县衙告状,想求父母官派兵征讨,也好要的解药就我儿性命。偏偏遇县衙是一位昏官,不肯出兵不说,还打了小人二十大板,小人拖着皮开肉绽的身体,一瘸一拐回到土地庙,养了两天伤,心中怨气难消,正准备去附近州衙告状,恰遇大人经过此处,因我原在京城待过,多见仪仗,今天看到大人的车队仪仗,心知必是大员,就斗胆出此下策,拦路喊冤……
詹娄福说到自己儿子名叫詹娄顺的时候,那常龙听了早已吃惊不小,原以为同名,后詹娄福老汉道出是东京人氏,便已经料定是自己师弟出了事情,常龙和詹娄顺是同师兄弟,詹娄顺曾去过常龙的家里两次,见过常龙父母。可那常龙没有去过娄顺家里,自然也就不认识詹娄福老人。常龙听完詹娄福哭诉完以后,赶忙上前几步,来到詹娄福面前跪下说道:“伯父受苦了,愚侄这里有礼了!”詹娄福见一将军近前,又给自己跪下施礼,还口称伯父,心里发愣,常龙便把和娄顺的关系道出,詹娄福听了顿悟,那詹娄顺也经常在自己面前提起过师兄常龙,常龙的名字老人家并不陌生,詹娄福听到这里赶忙上前扶起常龙,好像抓到救命稻草一样,连连说道:“常将军,你要救救你的师弟呀,他还躺在土地庙昏迷不醒呢……”常龙听了说道:“伯父放心,我家按察御史大人是皇上钦点的好官,他会秉公办好此事的。”然后常龙回转身去向张弘生深施一礼说道:“求大人为我师弟做主。”张弘生说道:“常将军多礼了,即便是普通百姓本官也要替他伸冤,何况是常将军的师弟呢。”其实刚才常龙和詹娄福的对话,张弘生早已听之在耳,气的是当地昏官如此不理政务,就开口说道:“常将军你可愿意领兵剿除山匪?”常龙见主人对下属说话还这样谦微有度,急忙躬身回道:“末将愿往,定当不负御史厚望。”张弘生刚要调兵遣将,突然坐在马车上的白灵说道:“官人慢来……”张弘生听到白灵发话,知道必是有说要说,便起身回到马车跟前,
只听白灵在车内说道:“官人可说那贼人所使哪古镜为何物吗?”张弘生听了急忙说道:“请娘子明示!”白灵又说:“那古镜是一道人在成仙前练出来的法宝,道人成仙以后飞往仙界,古镜遗落在人间,没想到竟然落到贼人阿权之手。那古镜名唤阴阳宝镜,能摄人魂魄,不是一般凡间高手所能够对付得了的宝物。”张弘生听了急忙说道:“娘子既然这么说,想必已有降贼的对策了,烦请娘子帮我。”白灵听了说道:“官人只管派人前去就是,只要你这般安排就好。”张弘生回到案桌前,取出令旗,命十名衙差去土地庙接来詹娄顺等人,又取出一面令旗命中军带领一百名衙差去把知县昏官拿来,中军领命率人而去,张弘生又唤来常龙如此这般交待一番,常龙率领二百兵勇领命前去黄牛山剿那山匪。
常龙等人来到黄牛山上以后,让兵丁齐喊山贼出来受死,那阿权听小喽?来报有官兵剿山,便依仗着有古铜宝镜在身,也不惧怕,带领着众喽?就下山迎战,当下得山来,阿权见一带队将军领二百兵勇骂山,心中大怒,催战马,挥动砍山刀冲向常龙。常龙催马迎战,并喝问道:“前面那贼子姓甚名谁,本将军枪下不死无名之鬼。”然后常龙从得胜钩上摘下亮银枪遥指阿权。那阿权言道:你家爷爷阿权乃太师府阿三之兄是也。”啊权说完,大喊一声:“受死吧!”举起坎山刀搂头就剁,常龙两膀较力手举亮银枪大喊一声:“开!”横枪举起挡住落下来的砍山刀,只听得:“当啷”刀枪相碰,阿权的砍山刀应声被常龙的亮银枪磕飞数丈,只振得阿权虎口崩裂血流不止。他那里知道,常龙是谁……那可是大宋国数一数二的高手好汉,一招未过,阿权直接落败,那阿权调转马头落荒而逃,常龙一个镫里藏身驱马便追,山贼阿权急忙从怀里掏出来古镜暗喜心道:“既然你自己找死,也休怪俺们薄情了,”想着,扭身举起阴阳宝镜朝着后面追来的常龙照去,可后面哪里有常龙的影子,只见那战马朝他冲来,早没有了常龙的身影,那阿权正心里纳闷,突然空中出现一纤纤玉手招了一下,阴阳宝镜便脱离己手,飞上云端。那玉手接住阴阳宝镜即刻消失,阿权大呼一声:“不好!”哪里还敢在此停留,于是急忙催马逃走,这时,藏在战马肚子下面的常龙,一个鲤鱼跃龙门翻身上马。其实,这些都是白灵告诉张弘生转告常龙这么做的。常龙在后面催马便追,当追了个两马头尾相接之时,常龙两手握枪向前一挺,一枪刺向阿权,直把那阿权刺了一个后背串前心,阿权‘啊’了一声大喊:“我哥乃潘太师门生,你敢刺我……”常龙一听,气愤至极喊道:“此的就是潘贼爪牙!”随着喊声,两手使劲一拧一挑,只听‘噗通’一声,那阿权尸体瞬间落地,众喽?一看阿权已死,哪里还敢应战,都做了鸟兽四散,常龙得胜,带领兵勇冲上山寨,把值钱的家当和詹娄顺被抢的货物一起拉走,然后一把火烧了山寨草堂,下山交令。
张弘生和白灵等在原处,白灵把玩着刚刚收来的阴阳宝镜。不过多时,中军拿了那昏官县令回来复命,常龙也正好赶回来,上前交了御史令。那昏官见长桌上位端坐着一青年大人,急忙跪下,身如筛糠,阐道:“下官青安县县令给大人请安。”张弘生大喝一声:“咚,大胆狗官,你可知罪?”那县令看了一眼站立一旁的詹娄福,知是东窗事发,便连连求饶说道:“大人饶命,大人饶命,下官以后再也不敢了,万请大人饶下官一命……”此时,张弘生哪里还愿意听他在此喊叫,怒喝一声:“哼!摘下他的乌纱帽,打入牢车,三日后问斩。”早有中军上前摘下了那县令的乌纱帽,两位衙差过来像拖死猪一样,把贪官县令打入了牢车。这时,只见白灵白纱蒙面,下得车来,走到早已接回来的詹娄顺身旁,只看那詹娄顺两眼紧闭,面色蜡黄,呼吸微弱,于是,便教弘生御史下令:众随从全都闭上眼睛,自己施展仙术把阴阳宝镜摄走的詹娄顺魂魄放了出来,又施展仙术让詹娄顺的魂魄归位,再看那詹娄顺就呼吸加深,慢慢醒来。睁眼之后的詹娄顺看了眼四周,问了一声:“我这是在哪里?”父亲詹娄福看到儿子活了过来,忙谢过张弘生御史和白灵姑娘,并把发生的一切告诉了,娄顺儿听后立刻起身,谢过张云生白灵等人,又和师兄常龙紧紧拥抱。张弘生看了说道:“刘壮士,今后有何打算?”詹娄顺一听急忙跪下说道:“此次如果不是大人和夫人相救,哪里还有我娄顺的命在,如果大人不弃,小人愿鞍前马后听随大人差遣……”张弘生一听大喜说道:“常听你师兄说起你,知你也是一条侠义好汉,我这里还有一名五品都指挥名额,本想以后遇到合适的人选封赏于他,今天便给壮士吧。”张弘生说完,从车上行囊里取出还剩下的那一道空格圣旨,拿出狼毫,蘸浓墨在空格处填上了詹娄顺的名字后说道:“詹娄顺接旨。这詹娄顺本出生在京城,见多识广,急忙跪下三呼万岁,万岁、万万岁。张弘生便开口宣道:“奉天承运,皇帝诏曰,特封詹娄顺为五品都指挥,随本按察御史帐前调遣。”詹娄顺接过圣旨,说白了所谓的调遣,其实他和常龙一样,就是张弘生按察御史的家臣,出门办案可和知府同级,享受朝廷的五品俸禄。此间事情已了,大队人马一路浩荡向靖海涯镇而去。

相关专题:笔名 狭义

    阅读感言

    所有关于狭义狐仙报恩泽(七) 王双贵 注:曾用笔名王茂生.茂茂芝麻和茂的感言
    网站地图 申博登录网址 申博官方网址 申博太阳城直营网 太阳城会员登入
    太阳娱乐官网登入 申博电子游戏 菲律宾申博在线138开户 申博登录网址登入
    申博官方网址 太阳城申博官网 太阳城会员登入 申博娱乐手机登入
    ag真人娱乐 申博现金百家乐 ag国际馆 申博娱乐
    极速百家乐 申博现金网 申博游戏手机下载 777老虎机游戏